晏志勇 中国电建踩准大势

2017年11月01日 13:50
来源: 英才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K图 601669_1

  在世界500强榜单中跃升200位,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只用了5年时间。

  2011年底,在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和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所属的14个省(市、区)电力勘测设计、工程、装备制造企业基础上,中国电建组建成立。

次年,中国电建即位列世界500强第390位。而根据最新公布的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名单,这一排名提升至190位。

  取得这样的成绩并非易事,全球经济复杂多变,“黑天鹅”事件频现,实体产业压力陡增。世界建筑工程企业翘楚——西班牙ACS、法国万喜集团VINCI、布伊格集团的业绩也显露颓势。

  而以中国电建为代表的一批中字头企业却逆势增长,这背后彰显的是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工程建筑实力的全球声誉。

  一连串数字可以佐证中国电建的业界地位:2016年ENR(美国《工程新闻纪录》)最大250家全球承包商排名第6位;2016年度ENR全球工程设计公司150强第2位。占据全球50%以上的大中型水利水电建设市场,水利电力建设一体化(规划、设计、施工等)能力和业绩位居全球第一。

  截至2016年底,中国电建资产总额6032亿元,实现营业收入3220.3亿元,同比增长12.4%;实现利润121.48亿元,同比增长5%。

  宏观层面,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基础设施建设仍旧十分不均衡,中西部地区的城市轨道交通、高速公路等仍具备较大发展空间。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在全球也掀起了一波重回实体的浪潮。这都为中国电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微观层面,在夯实“懂水熟电、善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核心能力的同时,中国电建也在谋划未来。中国电建董事长晏志勇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表示,“所有的工程承包企业最后都必须转型。”纵观全球,法国万喜集团VINCI、西班牙ACS通过频繁的兼并重组,实现业务多元化和资产轻量化。

  按照将自己擅长的技术外溢出去,切入价值链相关产业的逻辑,中国电建聚焦能源电力、水资源与环境、基础设施三大核心领域。

  中国电建紧密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深度与沿线国家的电力、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共商、共建、共享”,向全球输出中国工程建筑能力。

  如今全球经济形势更加复杂,充满不确定性,机遇与危机休戚与共,中国电建能否踩准大势,持续逆势增长?

  规划先行

  104个国家或地区设立有261个机构,“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的42个国家设有128个代表处或分支机构,在57个国家跟踪项目1469个、合同总金额为6358亿美元,执行着350个的工程项目。可以说,中国电建的国际化正处于提速阶段。

  位于中巴经济走廊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就是“一带一路”中的标杆项目,也是第一个中外合作(中国电建与卡塔尔Al-Mirqab公司)投资的大型能源类项目,总投资约20.85亿美元。

  巴基斯坦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然而电力短缺一直成为瓶颈。即便是首都伊斯兰堡这样的大城市,每天也不得不拉闸限电。因此,卡西姆电站受到巴方政府高度重视。

  据悉,卡西姆港燃煤电站将于2017年12月底前实现首台机组发电,2018年6月底两台机组进入商业运行。

  不过这一标杆项目最初还出现过一段插曲。谈判中,巴方政府高官提出,巴基斯坦如此缺电,2018年又要进行大选,能否提前半年完工并网发电。

  晏志勇当时犹豫了20秒,掷地有声地说道:“从政治家的角度,我非常理解这一请求。但站在工程师的角度,中国中央企业、世界500强企业董事长的角度,我必须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个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样的回答大出对方所料,在场的巴基斯坦官员瞬间都站了起来,而中国电建的员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现场气氛十分凝重,此时,晏志勇开口了:“出于对巴基斯坦政府负责,对巴基斯坦人民负责,对于中巴铁哥们儿的友谊负责。作为工程师,我的职业操守不允许我做这样的决定。”

  如果省去一些检测、试运行的阶段,可以提前半年完工,“到时候电发了,但是三五天后连续出事,那个时候我们怎么向巴基斯坦人民交代?” 严谨的工程师思维和科学的态度让他说出这一番话。

  最后,这位官员接受了晏志勇的建议,而中国电建也保证卡西姆电站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实现运营。

  “那20秒我考虑了很多。”会后,晏志勇对中国电建的员工说,“我们绝对不能不讲科学,绝对不能没有质量保证而去制造,去建设豆腐渣工程。不要怕吵架,吵架没准才吵出真实,才吵出相互的信任。本着科学的态度,必须要挺直腰杆,这才是中国企业的真正价值所在。”

  秉承“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中国电建还与上海电机学院等形成培训联合体。“去年我们就在巴基斯坦公开招聘100名大学毕业生,结果1.6万名大学毕业生前来应聘,出乎我的意料。”晏志勇笑着说道。

  1︰160的巨大差距,显示了巴基斯坦年轻人对中国先进工程技术的向往,也是中国电建向世界分享成功经验的责任彰显。

  “我们的愿望是运行期内,电厂主要工作人员都是巴基斯坦人,在相关领域的专业技术、管理能力以及人才队伍能够搭起来。”晏志勇向《英才》记者说道。

  按照“国际业务集团化、国际经营属地化、集团公司全球化”三步走发展战略,中国电建强调要遵循“高端切入、规划先行,技术先进、质量优良,风险可控、效益保障”。

  “‘一带一路’遍地是黄金,但不是你想捡就能捡。”专访中,晏志勇多次向《英才》记者强调“规划先行”的重要性。他坦言,千万不能把“一带一路”建设变成中资企业价格比拼的市场,现在就有这个趋势。“一带一路”建设一定要加强规划的研究,规划的引领,包括之后的协调。

  “一带一路”战略点燃了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热情,但盲目出海只会偏离航线。更需要警惕的是,倘若缺乏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海外市场便会不断上演中国企业的“窝里斗”。

  避免短兵相接,浪费成本和资源的最好办法就是制定顶层设计,规划引导,协调所在国需求,帮助这些国家制定整体解决方案。

  在和巴基斯坦政府商讨的过程中,晏志勇就提出一个意见。巴基斯坦长期处于缺电状态,制约了国家经济发展,而巴基斯坦又是一个缺煤缺气的国家,煤气资源和发电设备都需要大量进口,这就会导致能源安全和价格问题。

  “但巴基斯坦的水资源、太阳能以及风力资源十分丰富,巴方政府应该长远研究2030电力发展规划。把自己的资源优势变成自己国家的能源保障和经济保障。”晏志勇指出,“中国电建的规划团队代表着中国水平,我们愿意组建团队来协助。”

  巴基斯坦当局旋即派出专业团队与中国电建连夜商谈,并最终签订协议,由中国电建帮助巴基斯坦制定电力规划和设计。

  “我们来不是就干一个项目,赚点快钱,中国电建我们来是带着一种强烈的责任心,是想解决这个国家、这个区域某个领域或整体规划的问题。”晏志勇特别强调。

  长期的海外投资运营,让中国电建积累了丰厚的经验教训。晏志勇向《英才》记者坦言:走出去要谨记一个原则,切不可在发展中的国家,特别是经济落后的国家,去跟人家讲我们来支援你们的。我们是来分享过去的成功经验,分享我们的能力,和你们一起来解决面临的问题和困难。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挺直腰讲,愿意跟你们分享失败的教训,分享失败的教训比分享经验更有作用。我敢跟人家分享教训,更证明中国的实力和自信。

  全球对标

  面临着国内市场的萎缩,上世纪90年代,法国万喜集团主动出击国际市场,积极在中东欧、亚洲等地区开拓海外业务。如今,该集团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承包商之一,在100多个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

  相反,日本大成建设和鹿岛建设虽然一度与万喜集团旗鼓相当,但是国际化步伐缓慢。随着90年代后日本国内基建需求的萎缩,这两大承包商迅速跌出了世界前列。受此重挫,日本基建行业的国际竞争力也日渐式微。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对于中国电建来说,无论是从国家战略层面还是集团持续发展角度讲,国际化都是必须要走的路。

  更重要的是如何走出去。尽管大型建筑央企在规模上已经位列全球前茅,但在技术标准、管理经验和国际化视野方面和欧洲顶级建筑企业还有些许差距。

  中国建筑、中铁、中铁建、中交建以及中国电建分别是全球前四大和第六大工程建筑企业,但以本土以外的海外营收来衡量,中交建、中国电建以及中国建筑分列第3、第11以及第14位。

  西班牙ACS的转型之路无疑为中国企业提供样板。其连续5年在国际ENR排名(衡量一家企业除本土以外的海外收入)第一名;连续八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基础设施特许经营商。

  1997年,三家公司合并而成的ACS,并未停止疯狂并购之路。最令业界震惊的是,ACS于2011年收购了德国豪赫蒂夫50.16%的股份。2016年度ENR国际工程承包商250强(衡量一家企业除本土以外的海外收入)中,ACS位居榜首,豪赫蒂夫排名第二。

  通过频繁的并购重组,ACS大举进军民用交通、环境保护、能源、通讯行业。当然,其执掌者弗洛伦蒂诺更以皇马主席的身份扬名足坛。

  “全球视野、国际标准,这是我们很明显的短板。”晏志勇向《英才》记者直言不讳,“包括技术、商务、金融、管理等方面,他们肯定比我们强很多。”

  与高铁、重型机械等行业不同,工程建筑项目有多种设计建造方案。“欧洲有欧洲的标准,中国有中国的标准,但不能说哪一种标准就更先进。而建设理念上的差异就更多了。”

  全球来看,将工程建筑企业打造成百年老店屈指可数。“就像建一条路,建设好了后,他的边际效益是逐步下滑的。路破了再修一修,不可能像重新再修一条新路。”晏志勇说道。

  “建筑企业是必须要大转型的。”目前的趋势是总承包大约占公司业务收入的70%,利润的30%,而特许经营形成营业收入是30%,但利润占比高达70%(不同企业略有不同).

  被业界誉为全球最赚钱的建筑工程企业法国万喜集团(Vinci Group)是另一种样板。万喜集团高盈利的法宝就在于他的特许经营权。

  根据2015年的数据,万喜集团的特许经营业务以15%的营收贡献了超过60%的利润,营业利润率高达40.8%,分别是建筑工程业务、能源通信业务、路桥建设营业利润率的10倍、13倍、8倍。

  轻资产化大势所趋,“必须认识到这一趋势,未来工程建筑企业更多是靠运营维护来获取利润。”晏志勇表示。

  “必须要转型,中国电建正处于非常重要的转型期。”晏志勇指出,目前集团将自己的核心能力加以延伸,聚焦能源电力、水资源与环境、基础设施三大领域。“我们没有特别强调建设的单一能力,战略上明确提出建设投资集团的定位。”

  根据中国电建的战略目标,未来将致力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质量效益型世界一流综合性建设投资集团,为海内外客户提供全产业链集成、整体解决方案服务的工程建设投资发展商。

  为补充短板,近些年中国电建也进行一些国际并购。2014年集团并购了德国TLT,该公司迄今有近186年的历史,全球风机市场排名第二。成功并购TLT公司,使得中国电建装备制造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站风机供应商,将有助于提升公司装备技术水平,拓展矿山和地下通风设施风机市场。

  7月14日,中国电建又下一城。所属西北院与电建国际联合成功收购欧洲知名设计咨询公司——意大利Geodata(吉泰)。吉泰公司成立于1984年,在地下空间工程设计领域蜚声全球,曾先后设计了意大利都灵、巴西圣保罗、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秘鲁利马等多座著名城市的地铁工程。这次收购将有助力中国电建向全球普及“中国标准”。

  价值链延伸

  世界最高的双曲拱坝、最高的碾压混凝土坝、最高的重力坝、世界埋深最深,长度最大的引水发电系统都由中国电建设计建造,解决了一系列世界上顶级的工程技术难题。

  “水利水电是土建工程中最复杂、最难的工程,我们能够顺利攻克水利、水电工程难关,通过实践形成的技术和能力,用于公路、桥梁、铁路等,很成功地就进入了基础设施领域。”晏志勇向《英才》记者表示。

  2016年,中国电建基础设施业务取得了快速增长,已成为重要支撑性业务之一。全年实现新签合同1543亿元,同比增长14%;中标PPP项目39个,中标总金额1982.7亿元。

  其中包括总投资高达430.7亿元的河北太行山高速公路PPP项目,以及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北京至张家口铁路、成昆铁路峨眉至米易段、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5号线南延线工程等。

  今年3月7日,中国电建成功拿下全国城轨交通投资额最大的PPP项目——成都轨道交通18号线。该项目总额约347亿元,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为该项目的社会投资人。

  长期研究水利水电,中国电建对水资源与环境积累了深刻的理解。“我们积极发挥对水资源的认识和理解,顺应国家战略安排,进入了水环境治理领域。”晏志勇向《英才》记者阐释,中国电建开始大力推进“全流域治理”的全新理念。

  深圳茅洲河的治理就是一个样本,该项目总投资估算将达152亿。“过去治理污水过于碎片化,这种西医疗法脚痛医脚,头痛医头,我们提出中医疗法,要系统性的解决全流域的生态问题。先把脉络清了,才能够制定有效的水治理方案,茅洲河就是用一种崭新的理念和技术来推进。”晏志勇说道。

  全新的思维带来了业绩的爆发式增长,仅仅成立不到两年的中电建水环境公司,2016全年营业收入就达到了23.74亿元,实现利润2亿元。

  在新能源领域,集团重点发力光伏、风电以及水电优势,2016年,中国电建新能源公司实现利润总额3.8亿元,装机总规模达到136万千瓦,资产总额127亿元。到2020年底,新能源板块计划实现投产和在建总装机500万千瓦,资产总额500亿元。

  除此之外,地产领域也表现不菲。工程承包企业进入地产领域拥有天然优势,而中国电建地产集团也是国资委核定的首批16家主营房地产开发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目前电建地产控股上市公司南国置业(002305.SZ).

  根据克而瑞2016中国房企销售TOP100排名,电建地产位列47位,年销售额316亿元。

  高负债经营背后

  对于大型工程建筑企业来说,高负债经营已经是行业常态。目前中国电建的资产负债率也在80%左右。

  为提高抗风险能力,以及提质增效。晏志勇提出“三个0.5和一个0.1”的要求,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存货占营业收入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比上一年下降0.1个百分点。

  4月22日,中国电建(601669.SH)披露非公开发行的结果,这场历时近一年的120亿元定增项目终于落定。次发行募集的约120亿元将分别流向7个项目。

  募资将在多方面提升中国电建的实力,特别是此轮募资提升其偿债能力、融资能力等。根据中国电建2016年报,其负债率达到82.34%,高于行业均值62.47%。

  分析认为,此次非公开发行将有助于降低中国电建资产负债率及节省财务费用,财务费用或将减少8%—10%。“公司资产负债率降至79.9%。”晏志勇指出。

  “负债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不安全。”在晏志勇看来,高额的负债是安全而且必须的。“经过我们研究,集团的负债是完全可控的。而且这些负债是必须的,虽然银行利息吃掉了我部分利润,但这些负债未来会产生收益,当期必须支付员工工资、项目运营等的需要。”

  “中国电建这样的企业必须是重资金高流速的企业”。对此,晏志勇明确提出“三个三分之一”的资产理念,“需要三分之一的资产来支撑建筑企业日常需要;还有三分之一能够形成稳定的收入现金流,用来抵御建筑市场的起伏波动;再有三分之一,流动起来,能够出售,产生利润。”

  工程建设基本都属于重资金项目,因此晏志勇建议:“重大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项目,金融企业可以和中国电建一起组成联合体,共同研究投资,发挥各自优势,而不是简单形成一种甲乙方的合作模式。”

  基于上述考虑,去年12月21日,中国电建、中国建设银行共同发起成立的中电建(北京)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电建基金公司)挂牌成立。基金设立总规模逾470亿元,主要投向中国电建推荐的PPP、BOT、轨道交通及城市综合体开发项目等重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发挥一个优势、统筹两个市场、聚焦三大领域、实施五大战略、推进八大举措”,针对“十三五”规划,中国电建构建形成“12358”战略框架,为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工程师出身的晏志勇,自嘲会受制于“1+1=2”的思维限制,但他经常与专家学者、经济学家交流观点,意见相左也不惧针锋相对。而对于员工,他甚至会安排5个小时的时间和80后、90后的年轻人促膝长谈。互联网商业前沿趋势,也是信手拈来,滔滔不绝。

  5年时间中国电建进入世界前200,下一个5年,中国电建全球布局,一盘大棋刚开始。

  独家高端领袖访谈

  轻资产转型

  高端切入

  《英才》:中国电建在世界500强中迅速攀升200位,集团能够逆势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晏志勇:中国电建2011才重组合并成立,可以说老子比儿子、孙子都要年轻。2012年参加世界500强评选就名列其中,2016年,5年提升了200位。

  今天的地位,证明了党中央、国务院、国资委推进中央企业重组决策的正确性,我们首先是享受了重组的政策红利。

  第二是,基础设施建设的空间。虽然经历2008年的经济危机,全球经济一直低迷。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基础设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但对13亿人口大国来讲,基础设施还有很大空间。同时,基础设施投资也承担起了稳增长的重大任务。

  再次,全球来看,发达国家都在想办法由虚拟经济往实体经济转型,甚至美国强调要重回制造业。发展中国家也需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民生,所以全球基础设施也是一个大的投资方向。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机会。

  从我们企业来讲,中国电建的水电设计建设能力全球第一,可以傲视全球。同时,我们顺势而为,进行前瞻性的转型发展,进入市政、轨道及高铁等基础设施、新能源、水资源与环境领域。

  《英才》:中国电建有20多年走出去的经验,海外投资经营过程中,你有怎样的深刻体会?对于目前国家重点推进的“一带一路”战略,集团有怎样的规划?

  晏志勇:很多企业出去,总是想着拿到活干,有工程,有钱赚,导致中资企业在外面出现无序的惨烈竞争。对此,我们明确提出并且实施了“高端切入、规划先行,技术先进、质量优良,风险可控、效益保障”一套崭新的理念,这也源于中国电建独特的能力。

  一句话来说,中国电建的核心能力就是——“懂水熟电、擅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这是我们独特的优势和能力。

  这样我们就可以高端切入规划设施,从比重上来讲,我们海外业务一直维持在四分之一左右,但是总量在涨。去年新签的海外合同,300亿美元左右,创历史新高。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能遍地都是黄金,但不是你想捡就能捡到。走出去,是对这个国和人民的一种负责任,中国企业不是干一个项目,赚点钱。我们肩负着更强的责任心,想解决这个国家、区域某个领域或者整体的问题,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为今后可持续发展做出保障。

  政府应该要组织一些必要的协调,我们想办法也用市场规律,在政府的指导协调下组成联合体,高端切入、规划先行,就会做得更好。

  我一直在呼吁“一带一路”建设一定要加强规划的研究,规划的引领协调,否则,“一带一路”建设有可能变成中资企业价格水平的竞技场。

  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通过规划来体现共商,共商不要拘泥于具体的线路,应该是政府层面提供条件让中国企业跟所在国的企业形成合力来实现共建,最终共享成果。

  大转型

  《英才》:西班牙ACS、法国万喜集团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全球性工程建设企业,我们和他们相比还有哪些差距需要弥补?

  晏志勇:建筑企业最终必须要大转型。要把建筑企业打造成一家百年老店很难。仔细研究西班牙ACS、法国万喜,现在的一大趋势,就是承包业务大概形成它收入的70%,利润的30%,反过来特许经营权形成营业收入的30%,利润的70%。

  逐步向轻资产化。必须认识到这个趋势,建筑业今后可能更多地靠运营维护来获取利润。

  中国电建正处于重要的战略转型期,通过创新,把工程承包和设计的能力延伸出去,形成能源电力、水资源与环境、基础设施三大业务板块。我们没有特别强调建设能力,从战略上集团更加强调投资,要成为全球领先的建设投资企业。

  和这些企业对比,我们很明显的一个短板,就是全球视野、国际标准。很多国家长期受欧美影响,他们接受的是欧美的技术标准系列,我们还要去转换,不是说我们的标准落后,没准我们的标准比它先进,但它的技术标准也是行的。工程技术上没有唯一解,工程建设和高铁、工程机械等产品不一样,工程理念上的差异非常多元。

  《英才》:从报表上看,公司电力投资与运营毛利率高达40%多,工程承包设计只有11%,房地产开发毛利率21%。

  晏志勇:确实如此。但是有一个问题,房地产、电力板块,它占的资产比重很大,要研究毛利率背后的资产状况。

  比如说电力板块,现在形成的资产占到了集团将近四分之一,也就是1000多亿,每年形成的营业收入却很小,单位固定资产的营收力并不高。

  中国电建这样的企业必须是重资金高流速的企业,所以我明确提出“三个三分之一”的资产理念。需要三分之一的资产来支撑建筑企业的日常需要;三分之一能够形成稳定的收入现金流,用来抵御建筑市场的起伏,保证我的这个有饭吃,还能吃得比较好,抵御市场变化。还有三分之一,一定要让它动起来,产生投资收益。

  比如PPP再做下去,资产规模很大,拿那么多资产干嘛?能不能今年做200亿,我再卖掉200亿?老挝水泥厂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这个项目投资的很早,现在还赚钱,很多中国企业都想去投资建厂,我就马上提出可以考虑卖掉,必须赚钱的时候卖。

  不惧高负债

  《英才》:中国电建(601669.SH)的资产负债率在80%以上,怎么理解这种高负债运营?

  晏志勇:第一,要把握的是安全,我的负债是安全的;第二,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不负债这个企业没有办法运行,企业必须要有投资行为,如果收益高于银行的利息,未来就可以抹平成本,如果收益大幅高于利息,企业就能盈利。

  现在的投资,包括PPP,建成的头几年都有一个黑账期,正好是高息的时候,入不敷出,但一旦项目进入了现金流为正的时候,这个现金流对我来讲完全就是净收益。

  中国电建的投资行为,绝对不能单纯用投资机构的判定标准来判断一个项目的可行与否。没准对中国电建是可行的,有的项目自身有收益,如果我们不干,设备肯定就闲置,设备还要折旧,员工工资还要支付。所以应该站在整个集团层面来研究现金流和负债的问题。

  《英才》:国际建材巨头拉法基熬过30年的高负债,如今实现了高额盈利。

  晏志勇:负债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不安全。我们每个项目都扛得过去。我现在正组织研究这些企业。

  我们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可以采取多种手段来进行时间错配,或采取一些金融手段进行。

  今年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措施,我提了三个0.5和一个0.1,明确地提出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存货占营业收入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

  抗风险的同时提质增效。资产负债率比上一年下降0.1个百分点,120亿募资完成后,到6月底上市公司负债率降低到了79.9%。

  PPP项目其实是集合社会资本,加快解决原本属于政府应该负责的问题。PPP本来就是长期投资的项目,中国的民营企业能做长投的还不多。

  中央企业在这方面有优势,长期投资我完全看好,而且中国电建拥有完善的产业链,因此能够顺利承接很多大规模的PPP项目。

(责任编辑:DF010)

已有6人评论, 共15270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