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频道 > 正文

金立群与尼尔·布什对话中美商业关系

2018年09月11日 18:36
来源: 国际融资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Dialogue on China-US Business Relations between

  Jin Liqun and Neil Bush

  金立群与尼尔·布什对话中美商业关系

  ■ 《国际融资》记者李路阳实习记者张宇佳

  2018,一个盛夏之夜,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和美国前总统世家成员、银行家尼尔·布什(Neil Bush)做客国际金融博物馆,就大家关心的中美商业关系展开对话探讨。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主持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活动

  Jin Liqun, the president of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nd Neil Bush, former US presidential family member and banker visited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useum on a summer night 2018。 They talked about the China -US business relationship that everyone cares about。 Wang Wei, director of the China Financial Museum, presided over this spectacular activity。

  中美建交以来,世界真的改变了

  王巍:金立群先生曾任财政部副部长、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中国投资公司监事长和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现在他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的CEO和行长。今年距中美首次接触已经过去了234年,在这200多年的交往历史中有许多的知名人物,我们都铭记于心,其中就有布什家族。我邀请老布什总统的儿子,小布什总统的弟弟,人称“小小布什”的尼尔·布什,来到国际金融博物馆,与中国杰出的金融家、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先生一起对话大家关心的中美关系。

  尼尔·布什(Neil Bush):首先我要感谢主持人王巍,他是非常好的桥梁,帮助我们搭建了彼此之间的联系,把来自不同行业的观众以及我们嘉宾聚集到一起。我很荣幸能在这样一个舞台上和金立群行长共同探讨问题。他是一位世界知名的金融家,也是布什家族的好朋友,他是一个真正的世界公民,正引领亚投行朝着这个世界的更好方向发展。

  因为我的父亲是老布什,我的哥哥是小布什,所以大家都称呼我为小小布什。首先,我想先谈一下我为什么热衷于追求我的父亲老布什建立起的传统。我的父亲一直致力于中美之间的关系发展,因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我父亲第一次访华的经历是在许多在座的年轻人出生之前。1974年,中美正式建交之前,我的父亲被任命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我和我的三位兄弟姐妹也随父母来到了中国。大家可以回忆一下1974~1975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进入尾声时中国是什么样的。当然,我也很好奇地想问一下金先生,您在1975年的时候在做什么?自那时起的43年来,我看到中国在迅速发展变化。事实上,我在中国呆了六年,来访中国也已经超过130多次了。对我来说,能站在第一线见证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变化,是我一生中收获的最大幸事。坦白来讲,1975年的中国,每个人都一样的贫穷,很多青年人被送往农村。但是我们骑车所经之处,人们都对我们非常友好、热情。所以,我很难想象43年后我再回到中国,可以坐在这样一座美丽的金融博物馆里,和在座的300多位观众用这样的方式共同交流。而这恰恰说明这是一个正向的发展,更多的人在享受更多的机会,而且他们的生活质量在不断地提高!这都是热爱自由的美国人应该支持的。我父亲一直认为这样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也希望能够继承他的这个事业,也就是促进中美之间的自由发展,以及开展包括中美之间的金融活动。我希望能够更深度地推动中美之间坚实的关系基础的发展,同时,也希望两国之间的关系能够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共同努力来面对人类面临的日益艰巨的挑战。我想这是我的使命!

  王巍:非常感谢您的精彩发言。金立群先生2017年被美国的《时代周刊》评为“一百位最有影响力的金融人士”之一。尼尔·布什先生关心1975年时的金先生在做什么?我1985年才认识他,所以,还是请金先生自己介绍吧。

  金立群:很荣幸能够被邀请到此,和在座的嘉宾进行交谈。先回答一下尼尔·布什先生的问题,1975年我在中国工作,当时是一名农场工人。接着,我也要说说这40多年来的变化。我记得1972年尼克松总统在周恩来总理为他举办了宴会上发表祝酒词时说:“我们今天在这里说的话,可能会很快地被遗忘,但是,我们今天做的事情,将会改变世界。”在过去的40多年里,这是被验证的真实。我还记得周恩来总理当时在祝酒词中这么说:“我相信如果资本主义更适合美国,那么,社会主义更适合中国。”我认为这是非常客观的对待差异的态度。

  其实,我和布什家族有很深的渊源,不只是作为一个公民,更是作为公司以及政府的官员。我见过你父亲好几次,我家里还有一张照片,是我去白宫的时候,和你父亲在他白宫办公室里的合影。我那时候可比现在英俊多了,你父亲也是这样。今天真应该把那张照片带来给大家看看,很遗憾。我很珍惜和你父兄的那些回忆。

  有时我们可能在彼此(中美)关系之间有一些障碍,或者是有一些不理解,不要说是两国的关系,即使是在丈夫和妻子之间可能也会存在这样的隔阂。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保持冷静,并通过换位思考来理解对方的想法。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目前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口水战(war of words)已经变成了贸易战、货物战和服务贸易战(war of goods and services)。应该怎么办?我可以告诉大家,作为中国人,我们很自豪能拥有源远流长的五千年文化历史;我们也很有耐心,因为我们理解人类的本性。如果遇到对方不理智、偏执的心态和行为时,我们只需要保持冷静,不要有过激反应。我想,只有充满自信心的人、充满自信心的民族,才能够保持冷静,才不会有过激反应。反之,如果一个人反应过激,沉不住气,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中美关系向好,对双方都大有裨益

  王巍:尼尔·布什先生,你生在一个政治家庭,你怎么看待你的父亲和兄长在当总统时的所作所为?有何不同?

  尼尔·布什(Neil Bush):我的父亲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很尊敬他。我从小就非常仰望他的职业生涯、他的政客生涯和他的商业生涯,比如说他对各种各样问题的看法。他担任总统时积累了很多外交经验。我的哥哥乔治比我大八岁,他确实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总统,十分尊重总统办公室的每一位成员,他忠于宪法,爱国尽职,谦逊敬业,完成了他自己的梦想,所以我很尊重他。尽管我当时并没有参与他的决策过程,但我非常尊重他的决定和工作。

  王巍:谢谢!金先生呢?

  金立群:我觉得美国需要更多的布什。在过去的三四十年中,我和美国打过很多交道,和美国的政要、学者、企业家等有许多来往。我从20世纪80年代就参与“中美联合经济委员会”(China-US Joint Economic Committee)的会议,也就是现在的SED(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双方加强了沟通和理解。我们彼此都非常尊重对方。很可惜,这些人当中的很多都已经退休了。其实,我们希望可以跟美国更好地合作,能够让中美双方在合作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我现在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中美关系的问题,因为我是亚投行行长,代表国际机构,不太适合谈双边关系的问题。但是,今天,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围绕亚投行的筹建和运行,来谈谈涉及到的和美国关系的一些事情,也许情有可原。

  为了让美国理解成立亚投行的目的,也是为了邀请美国参与筹建,我到白宫去了两次,到国务院去了多次,到财政部也去了多次,表达我们希望美国能够和中国合作,与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需要加强多边合作机制,要去适应全球21世纪全球合作的趋势;同时向大家展示,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能够创造奇迹,为亚洲,以及非洲、美洲和欧洲很多国家做出贡献,并得到这些国家的更多支持。

  亚投行从57个创始国开始,发展至今已成为有87个国家加入的多边国际机构,到2018年年底可能会接近90个成员国。既然我们的成员国来自世界各大洲,而不仅仅是亚洲国家,因此,有些人会问我,“金先生,你认为亚投行不应该改名吗?”我说:不用!因为我们的名称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中的A,代表了亚洲(Asia)、美洲(America)、非洲(Africa), 是真正的三A级机构,即Triple-A。亚投行制定了非常明确的计划,首先专注于亚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但我们也应超出亚洲的范围,支持其他地区的发展。亚洲不能独善其身,不能只顾自身,无视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亚洲和欧洲,包括中、东欧洲国家,非洲,和中、南美洲国家,都有着越来越密切的经贸和投资关系,支持这些地区的国家的基础建设,也有利于亚洲国家自身发展。所以,亚洲要和其他各洲的国家进行交流合作。对我们来说,亚洲当然是重头戏,但是,我们也希望邀请更多的国家参加亚投行。亚投行的股份中,中国占30%股份,因此,当我们邀请其他国家加入时,有些人会说:“天哪!中国占30%,而美国和IMF的份额只有16%。”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中国股份多,是多出钱,多承担责任。中国不会因为自己是最大的股东就以老大自居,飞扬跋扈,亚投行的决策过程是非常民主的,大家不要担心。”新西兰决定参与亚投行的筹建时,参加了章程的谈判。有些国家的有关人员就向新西兰了解谈判的情况,打听虚实,以获得一些必要的信息。新西兰人很诚实,他们不会随便泄漏亚投行筹建过程中谈判的内容。当有人问他们,中国怎么样啊?谈判中是否很霸道啊?新西兰代表对他们说:“没有啊!我们没有觉得中国人霸道啊。讨论和谈判过程很民主。”这就使得其他一些发达国家感到放心,陆续都参与了亚投行的筹建。我觉得这样非常好,可以鼓励更多的国家参与谈判和筹建。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新型的国际多边发展机构,就应该包容、涵盖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如果你真的想为全世界利益服务,而不是只为狭隘的一国利益的话,那么,商量大事时的逻辑就非常简单:如果是大家都支持的事情,你为什么偏偏要反对?如果是大家反对的事情,你为什么偏偏要坚持?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并不复杂。这样的处事方式,就会使得大家对亚投行、对中国非常放心。亚投行作为一个国际多边开发机构,自然要到国际市场去筹资,筹资就必须要有信用评级。国际上最重要的三个评级公司——惠誉、标普和穆迪在对亚投行进行考察时,都会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是最大的股东,中国是怎么控制这家银行的?中国有没有试图操纵这个银行?他们问了亚投行的副行长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也向一些董事了解情况,最后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的:“我们没有感觉到中国在控制或操纵亚投行。”事实上,中国按照规矩,执行章程和其他规则,通过董事会行使职责。中国是遵守国际规则的国家。

  我读研究生时是学英美语言文学专业的。很多人都喜欢读简·奥斯汀的《理智与情感》和《傲慢与偏见》,但很少有人读过她的《曼斯菲尔德庄园》,那里面有一句话:“你知道,自私自利是应该得到原谅的,因为这种毛病无药可救。”我要对简·奥斯丁女士说:“我想借用你说的话稍作修改。我要说:你知道,猜忌是应该得到原谅的,因为这种毛病无药可救。”我想很多人都应该看过莎士比亚的话剧,他的作品中蕴含着智慧。当年我在亚行当副行长的时候,曾受印度商会邀请参加他们主办的午餐会。他们知道我研究过莎士比亚的作品,问我莎士比亚和改革有什么相关性?我告诉他们,在《哈姆莱特》第一幕中,哈姆莱特已经看到他叔叔掌管了国家。其中一句台词翻译过来就是“不过,依我看来,虽然我也身为本地人,这个习俗还是不去遵守较好,因为这些酗酒狂欢只会引致外人对我们之耻笑”。所以我说莎士比亚是改革者。

  尼尔·布什(Neil Bush):可悲的是,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又回到了从前。美国的政界人士为了竞选,会对中国发表一些激烈而负面的言论。你知道,每四年进行一次总统选举,候选人会说他们将打败中国,非常可耻。政治问题是我们民主的缺陷之一,人们是如此的脆弱而且容易上当受骗,因为他们很容易被花言巧语所蒙蔽。事实上,这是毫无根据的。因此,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把中国当成一个简单的政治上的出气筒;另一部分原因是中国的崛起,一个有着源远流长历史的国家,是由不断崛起的力量所支持的,这就会导致冲突。有时政客,但不是所有的政客,将这个归结为“修昔底德陷阱”!因为他们认为崛起的国家可能会对既有的国家产生很大威胁,无论是从安全的角度,还是从经济的角度。特朗普这位有点儿疯狂、不理性的总统加剧了这种情况的恶化。

  我希望到2030年的未来十余年间,我们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能非常富有成效、非常密切,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大有裨益的。有时候,中国的形象是被他们恶意地夸张了。

  中美价值观有共同点,也有差异性

  王巍:如今,很多人在探讨,中美之间不仅是贸易战、科技战和金融战,而且是价值观战。美国的价值观是什么?中国的价值观是什么?二者有什么不同?

  尼尔·布什(Neil Bush):我认为美国的价值观更多体现在我的父亲老布什在任职总统期间所表现出的行为,主要是谦逊服务的价值观,即从另一个人的角度看问题,尊重其他国家,发展友谊,建立良好的关系,同时希望彼此理解。我的父亲深信爱的力量,包括对家庭的爱、对朋友的爱和对国家的爱。他有信仰,所以我父亲在担任总统期间表现出了平衡,尽管他面临许多挑战。事实上,他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就是在1989年夏天,中美关系严重恶化。幸运的是,我的父亲是总统,如果是其他人,美国可能就放弃中国了,但他采取了适当的行动。我父亲在私下和中国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先生谈话时说:“我们需要保持这种正常关系,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为中国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让更多人脱离贫困。”因为我父亲的价值观和善智,使这种关系稳步地向前发展。但如今谈美国价值观时,我认为已经看不到这些了。很多人在谈论那些蛊惑人心的事情,不仅仅是总统特朗普,许多政治家说的也是毫无根据的事。所以我担心的是美国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但我仍然希望这是暂时的,我们可以找回原来的价值观。我很自豪的是我的父亲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美中两国该如何对待彼此?我想,我们应该以他为榜样,像他那样对待彼此。

  金立群:在贸易战的背景下,很多人都比较担心美中关系的未来。短期看有些担心是肯定的,但从长远来看,我是积极和乐观的。我认为双方需要拿出政治智慧来共同解决这类问题。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能够跨越这样的一个障碍。过去,我和亨利·基辛格博士在纽约见过很多次,记得大约30年前他在公开场合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相信有一点是不会变的,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是不会变的。”中国人民也有同样的看法。我们很多留学生从美国归国后,还有美国年轻人来到中国后,几乎每个人都无一例外地告诉我,他们发现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也不是他们来之前想象的中国。因为在此之前,他们接触和了解的有关中国的信息和印象都来自于媒体,但媒体并没有很客观的报道。美国和西方大多数的主流媒体,一般不会公然撒谎,但是,他们会给你一个错觉,对某种事情的报道会有所取舍,攻其一点,不计其余。这是西方媒体存在的问题,他们借用的也是一种视觉效果。但事实上,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全面的视野。

  王巍:我同意你的观点,这也就是我们建立金融博物馆的原因。我们必须对抗历史指数,然后才能看清楚。尼尔·布什您怎么看呢?

  尼尔·布什(Neil Bush):现实情况是,中国和美国的人民以及政府间的相同点远比分歧多。我会建议中国考虑一下去做以色列尝试与美国体系合作方面做的事情,它可能不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也可能不是中国感觉必要的事情,但是以色列在通过说客影响我们美国国会方面做得很出色,并且他也认识到了拥有强大力量的商业协会的重要性。结果,美国的政策如实地偏向以色列,牺牲了巴勒斯坦和我们的其他朋友。我认为应该有一种广泛的战略努力。的确我们需要了解全局。

  金立群:在接下来的40年里,中美两国都应尽力团结一致。中国向美国出口了这么多商品,使得美国人民享受到低成本、高质量的消费。不要以为这些商品是由中国政府补贴的,这是中国制造商的竞争力。美国人也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和金融市场。有时候我很困惑为什么会有争论?因为那些人?似乎并没有动脑筋想过。今天美国的失业率是3.9%,几乎是100%的就业率了,怎么能把失业率归结到中国出口商品上呢?有些人可能因此失去了工作,但在美国却又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是双赢。你可以希望有这样一个经济形势:只有你是赢家,其他人都是输家。但我相信,你必须让别人赚钱,你自己才能赚钱,如果只有一方赚钱,那么,这个游戏就结束了。所以在中美两国之间如果能够进行这样的对话,而且普通人和媒体也可以进行这样的对话的话,我认为很多麻烦都可以被克服。

  中美间的友好关系是共赢的基础

  王巍:我们都说未来40年是中国打击恐怖主义的关键时刻,40年后我们又进入了另外的阶段。尼尔先生,您对中国现在需要处理的困难情况有什么建议吗?

  尼尔·布什(Neil Bush):我已经给出了我认为最有力的建议,即努力尝试游说美国,这是一种积极的方式。我认为任何双边关系都存在挑战。而中国和美国双方都需要公开、透明、诚实地讨论困扰他们的事情,这样就会进行换位思考,选择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有很多美国公司都在关注和抱怨网络盗窃技术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入侵或盗窃技术,世界各国都如此。这发生在网络世界。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新技术时代,就需要小心。我希望美国领导层能够解决这类问题,如公平进入市场。而中国人则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当中国公司想要在美国投资时,会受到偏见的阻碍。这应该以成熟的、深思熟虑的、相互尊重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通过煽动者建立的政治生活来解决。

  金立群:我们应该试着去了解对方的基本方面,向对方展示一些必须面对的问题。例如,说中国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的问题,这被无数次指责。也许我有偏见,因为我是中国人。一家美国公司来到中国,我们会进行谈判,你在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可以请你转移核心知识产权吗?事实上,中国的公司将不再需要这些,我们通常只承认第二代或第三代技术。我认为这是公平的,因为这是公平的商业合同。你在中国有市场,你可以转移技术,但如果你不喜欢,就不必这样做。事实上,对于美国公司来说,给予我们第二代和第三代技术是为了换取市场上的青睐。另一个优势是转移某些技术时,实际上会很快更新,这对你的技术进步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强制性的,也不认为这是压力。在某些情况下,你永远不要将此视为政府行为,因为中国政府不了解这一点。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依据是什么?在我们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存在一种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争论。我曾多次指出我们应该保护知识产权,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美国投资者或欧洲投资者的利益,更是为了保护中国国内投资者的利益。如果你不保护知识产权,那就是白痴。

  美国的一些人知道中国公司很有竞争力,即使中国不向美国出口产品,这类行业也不会被美国制造商重新收回,而会成为其他亚洲国家或墨西哥的市场。如果中国商品不出现在任何货架上,美国产品也不会出现,取而代之的则是其他一些国家的产品。所以美国人应该都明白这不是中国的错。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现在,如果中国产品被封锁,美国市场将被其他国家占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美国会陷入深深的麻烦,随着困境逐渐加深,这就会变成一场灾难。

  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几十年之后,中国的科技可能会和美国持平,但我们仍将是友好的国家,双方可以进行更多的合作。到那时,美国将会更加了解中国,更加了解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我们希望中国经济更加繁荣、社会更加进步,就算中国变得强大了,中国跟美国也不是敌人,而且永远不会挑战美国,我们希望的是维持两国的友好关系。世界上的人们都喜欢民主,但是,民主有不同的实践形式,不能说只有西方式的民主形式才是民主。我能很自豪的说,中国也是民主国家,我从来就不同意中国不是民主国家的观点。中国的民主实践形式和西方国家是不同的,我们的民主形式更适合中国长远发展和基础国情。当然,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制度都需要不断进步,不断改善。中国在未来民主发展的进程中,还会不断地进步,所以,美国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的国情。我认为时间会说服美国人,我们需要时间让美国人切实感到中国和美国是很好的合作伙伴。现在有一些中国学者,似乎有些癫狂,他们会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多少倍,好像中国就要怎么了。我劝美国人不要在意这些话。王巍先生多次提到我是莎士比亚研究者,那我就引用莎士比亚的一段话:“这是一个痴人说梦的胡言乱语,充满了叫嚣和狂怒,不知所云,毫无意义。”

  尼尔·布什(Neil Bush):美国总统想要去解决中东的恐怖主义问题,但我们用军事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可能最终都不会非常的成功,尤其是在中东的问题上。所以,我觉得要尊重事实,尊重不同的文明,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必须朝着同一个体制去努力,因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适应体制。我希望美国的当局者、美国的人民,能够认真地去思考中国当前的国情。在进行政府管理的时候,要想让国家不断壮大,稳定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给人们创造更多的机会,要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国家的稳定。

  简而言之,中国的明天会更好,空气会更清洁,收入也会越来越高。在中国,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我们要有耐心,要保持尊重。(摄影陈醒)

  金立群先生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曾任财政部副部长、亚洲开发银行副行长、中投公司监事长、中金公司董事长。他是亚投行首任行长,曾入选《时代周刊》2016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他曾翻译《摩根财团》并参与编辑《英国诗歌选集》。

  尼尔·布什(Neil Bush)先生是美国银行家、石油商、布什家族成员。他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之子,前总统小布什之弟。他曾多次访华,并担任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联席董事长。曾与首钢控股合作,帮助其进入非洲。

  王巍先生是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中国并购公会创始会长。他曾任职多家境内外金融机构,直接组织了中国几十家大型企业的改制、重组、承销及并购业务。他长期担任地方政府经济顾问、境内外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的独立董事。

(责任编辑:DF010)

4256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